第04节

    他知道。他又得等老长老长的时间。狭窄的电话间那涂成淡红色的墙壁,似乎正在向他移近。他已经考虑是否要挂上电话,同时推开那扇通向旅馆前院的小窗,就在这时,电话里终于传来肥胖的奥尔森的嘀咕声。

    “您找谁?”同时伴有喘息声和纸的簌簌声。这胖子正在改稿,因而情绪不好。

    “我是马丁。厄瓦尔特,把铅笔放下吧。”

    “是你?那儿的情况到底怎么样?那偏僻的小地方叫什么?”

    “伯恩哈根。”

    利欧报告了当地的情况,同时讲述了塞给他一个电话号码的那位女实验员的故事。

    “还有什么?在这期间你有没有找到她?”

    “我曾试过,但她不在家。这肯定是她的私人号码,而这位妇女还在工厂里。我曾让旅馆接待室主任核对电话号码。这电话号码是一家花场的。也许她是花匠的女儿或妻子,或者是他别的什么人,鬼才知道!”

    “嗯。她的上司,那个恩格尔,出了什么事?”

    “他走了,一直还没有回来。他的副手声称,他在西班牙的马略卡岛。他在那儿有一幢别墅,或者是一套住房,或者类似的什么住宅。”

    “马略卡岛?这人在24小时之后肯定知道莱斯纳尔家里发生了砰的一声枪响。”

    “我正好也这样对自己说。”

    “马略卡岛?”奥尔森若有所思地重复说。

    “我告诉过你了,厄瓦尔特,这里有臭味。”

    “我相信你是对的。不过,光凭‘这里有臭味’,我是不会动身前往马略卡岛的,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动身前往的。”

    “厄瓦尔特,我关心的是另外的事情。我需要布鲁诺-阿棱特到我这儿来!”

    “布鲁诺?我已经让他……”

    “我知道,你已经让他去干某件毫无意义的事情了。让人把他换下来吧!最好马上就把他换下来,这样他就可以乘晚间的飞机到法兰克福,在那儿租一辆车……”

    “那么第二呢?”

    “第二,请打电话给艾迪-福斯特。”

    “这也要我去办?”

    艾迪-福斯特是一位老手。从前他在《明镜》周刊工作,现在,他在杜塞尔多夫建立了一家私人新闻档案馆。福斯特一生从事新闻工作,他惊奇地发现,某些政界和经济界的常常是相当可疑的人物,凭借他们的关系,尤其是靠了他们的厚颜无耻,在事业上一帆风顺。他也知道,和那些大画报和大报纸所拥有的巨大而资金雄厚的档案馆竞争,当然是毫无希望的。所以,他在80年代开始建立福斯特服务社,一家另具特色的私人档案馆,不久,它便显出惊人的重要性,以致秘密警察和联邦宪法保护委员会都对它发生了兴趣。

    当然,福斯特服务社所能提供的有关政界和经济界的杰出人物的官方材料是有限的。不过,它拥有较为丰富的档案材料,关系到可疑的联络员、院外活动集团成员、金融巨头和破产者、负有特殊使命的外交家、有进取心的银行家、经济罪犯和真正的刑事犯。

    “福斯特肯定也和医学界和制药界有联系。也许我们从他那里能够打听到恩格尔和霍赫斯塔特这两位先生以前干了什么。”

    “好吧,年轻人。我想法刺激一下艾迪。他要是能给我发来电传,我会通知阿棱特的。我很忙,利欧。我吻你。现在请把电话挂上。”

    “请等一会儿,我还有一件事情……”

    可是,对方不想再听,咔哒一声挂上了电话。

    就在肥胖的奥尔森在电话里和利欧话别的时候,利欧从旅馆的引道上听到沉重的车轮胎发出沙沙的摩擦声。他透过电话间的窗子看了一眼。一辆梅塞德斯轿车已经开到旅馆华丽的大门前。这是一辆很阔气的、车身的颜色呈波尔多酒红色的豪华轿车,是一辆超重型的、供名流乘坐的特级轿车。仿佛这还不够似的,车子的样式也是特殊的。

    车门打开了,有个人走了出来。他身穿一件蓝色的运动茄克。

    利欧神经质地把他的牙签吐了出来。哎呀,我的老天——霍赫斯塔特!简直是一种心灵感应!

    一个小听差从旅馆里飞快地跑了出来。

    霍赫斯塔特博士漫不经心地把钥匙扔给他,两手插在茄克口袋里,慢慢地走上楼梯。

    利欧从电话间里走出来。在对面的接待室,霍赫斯塔特博士正在和那位可爱的魏格特先生说话。他上衣上的金纽扣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此时,那位可爱的魏格特先生举起胳臂,指了指利欧,于是霍赫斯塔特快步朝他走来,瘦削的脸庞上顿时现出一丝微笑,利欧简直无法相信,因为这是一丝亲切的、几乎是衷心的微笑。

    “马丁先生!您在这儿!”

    “是的,我在这儿。”

    “我的女秘书告诉我,您住在公园旅馆里。于是我想……我的意思是,我们今天上午的会面也许有些不愉快。总之,我想,我们应该心平气和地相互交换一下意见。当然,只有在我不打扰您的情况下。”

    “什么打扰?我是特意为了您而到这里来的。您有没有恩格尔先生的消息?他已经回来了吗?”

    霍赫斯塔特摇了摇头,微笑也不像刚才那样亲切了,而是一种做作的微笑。他的一只眼睛并没有一块儿笑。他的右眼皮在他那淡褐色的眼球虹膜上不停地一睁一闭。

    “我们要不要坐下来,霍赫斯塔特博士?”

    利欧向四周张望。此时,他并不想和维拉并排地坐在外面的露台上。一方面的原因是,他凭自己的经验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维拉的在场会使他思维混乱;另一方面的原因是,霍赫斯塔特已经神经紧张,就必须避免使他变得更加紧张。

    “我们到那边的角落里去吧,在那儿我们可以不受干扰。”的确,那儿有舒适的皮制沙发椅、一张桌子、一张无靠背的皮制长沙发椅,还可以看到漂亮的小城伯恩哈根。

    霍赫斯塔特叹了一口气,随即坐到了一张皮制沙发椅里,交叉着双腿,一面拉了拉他的工装裤,仿佛是想把裤子上的褶儿拉平似的。

    “漂亮的旅馆,不是吗?我常到这儿来。”

    “可以为您叫点喝的东西吗,博士先生?”

    “好的。一杯矿泉水。”

    “矿泉水。另外给我来杯咖啡,”利欧吩咐侍者。他现在需要咖啡。

    “博士先生,我们不要把问题复杂化。我相信,您来找我是想告诉我一些事情。我急于想知道它们。”

    “想告诉?……我不明白您的意思,这话听起来有点太武断了。”

    “您怎么可以这样说呢?”

    “怎么,我们所能够做的,只是稍许澄清这件奇怪的事情。我想您是知道我的动机的。任何企业部依赖于它的声誉。在这方面,经济界有时不善于和新闻界打交道。”

    “经济界?我想,您站在最前列,为医学的进步而斗争,博士先生。在今天上午我们的交谈中,我至少有这个印象。不过请原谅,我不想打断您的话。”

    利欧现在知道,他应该怎样对待霍赫斯塔特。不管他在这桩神秘的事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霍赫斯塔特毕竟是个虚伪的人。他对这桩事情感到不快。也许他早已不再感到不快。所以,有必要加强他在这方面的责任心。越是用这件事刺激他,成功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因为他考虑欠周的话,往往能为利欧提供有用的信息。

    “马丁先生,我们的公司是一家以盈利为取向的制药企业。就这样,对我们的公司,我没有更多的话要对您说了。”

    “您是否以某种形式参与这种盈利?”

    这次,他的眼皮没有跳。那双淡褐色的眼睛的目光变得镇静和坚定。“请您放心,我没有参与分红。我只和恩格尔先生签了一个合同。”

    利欧把乳脂和糖放入咖啡杯里,一边陷入深思。“您不觉得您讲得太少了吗?根据目前的情况,您作为公司的经理和科学监督机构的负责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根据目前的情况,我们公司的处境相当恶劣。在这点上您是完全对的,马丁先生……对这种处境,我认为只有一种解释。”

    “这种解释是什么?”

    “我得从很久以前的事情讲起。生物-血浆公司早就建立了,我是后来才加入的。”

    “那到底在什么时候?”利欧打断了对方的话。

    “89年。”他的情绪完全缓和了,旅馆的这一角落似乎对他很有好处。

    “我刚才说了,早在几年以前,这家公司成立了一家子公司。可是,这家名为生物-医学的子公司长期不能独立经营,于是,过了不久,恩格尔便把它转变为公司的分支机构,让它负责进口血液和转卖过剩产品。而我们在伯恩哈根这里的公司生产自己的产品。”

    “进口?从哪里进口?”

    “主要是从美国送来的血液。您肯定知道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是的。我也知道,从美国进口的这些血对血友病患者们意味着什么。”

    “马丁先生!您今天才知道这点!今天,我们大家都更加聪明了。可是当时,当时大家似乎认为这是件好事。检查部门也认为是件好事。就连德国红十字会也从美国进口血液。”

    “这不对。”

    “当然对。那时人们还不知道艾滋病毒,还没有检验的方法。这方面我有可靠的证明。80年代初,谁能知道艾滋病是怎么回事呢?当时,就连科学家们对这个问题也有各种不同的看法。”

    利欧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幼小的安格拉像老人一样消瘦的头。安格拉的母亲也是一位被一种凝血剂传染的血友病患者。

    “此外,也有一些人发出了警报,恩格尔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他们首先向人们指出,不认识的或未经检查的捐血者的血,即将招致一场可怕的灾难。所以,他写信给州卫生局,甚至还在我们协会的报纸上发表了一篇文章。”

    “真的吗?那么,这家生物-医学公司到底是家什么样的公司?”

    “我刚才说了,它是生物-血浆公司的分公司。在发展过程中,特别是在最近三年里,它的业绩大大下降。营业情况发生了变化。您想想看,竞争是多么残酷。产品在市场到处受到排挤。买卖由那些大公司决定。我们的进口非常一般。生物-医学公司只好把某些过剩的产品转售给对它们有兴趣的单位。”

    “是什么样的过剩产品?”

    霍赫斯塔特沉思地摇晃着头。他的眼皮又开始跳动。“怎么说呢,我们也许可以把它们称作‘二等品’。”

    “就像商店里的二等品。血也有二等品吗?”

    “请正确理解我的意思,马丁先生。在我们这儿,制药用的所有原始材料,不管是全血还是血浆,都经过严格的检查,血液里可能存在的病毒或病菌均被消灭。长久以来,我们就这样做了。而且,我可以向您保证,是用所能想象到的最有效的方法。尽管这样,任何生产过程都会有某些,嗯,薄弱环节。是啊,事情关系到生物材料。不过,我们也密切注意这些薄弱环节,相应地,我们采取了严格的保险措施。这里的一切都是在无菌的情况下进行的。”

    “你们把烧焦了的小面包分门别类地拣出,然后把它们送往你们的生物-医学公司。是这样吗?”

    “如果您想这样说的话,是的。”

    “那么,谁得到这种二等品?”

    “这种材料不是供病人用的。它用于科学的、亦即研究的目的。您肯定也知道,那些科研机构目前缺少经费。到处存在资金短缺的现象。尽管这样,我们生产的制剂,不管是凝血因子、血浆,还是免疫球蛋白和白蛋白,都是很有价值的,因为后者能调节细胞组织和脉管之间的液体交换。用血浆可以制造出30多种药物。那些研究所可以使用这些药物,例如在做动物实验时,可以用来发现某些生长情况和反应。”

    “那么,办理这件事的就是生物-医学公司?”

    “对。那里也是我们的一个薄弱环节。”

    事情变得有趣起来。咖啡不能满足需要了。利欧朝接待室的方向招了招手,一位侍者走了过来。这位记者叫了威士忌,一面用询问的目光朝霍赫斯塔特看了看。可是,他似乎并没有看到这位侍者。他微笑着,可是在他那双交叉着的手上,肌肉却绷得紧紧的。

    “这里的确可能存在一种内在的联系,”霍赫斯塔特继续说,“马克斯-路德维希医院里,有人曾用我公司的一袋血浆给莱斯纳尔先生输血,马丁先生。”

    “对,号码是12436。”

    霍赫斯塔特吃惊地抬头看了看利欧,但什么也没有说。他把右手伸进夹克的胸前口袋里,掏出皮夹子,然后把它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张长方形的、折叠好的纸。他把纸放到桌上,然后把它抹平。这是一张公司的产品说明书。左上方有PB这个表示血浆的符号,这利欧已经知道。这符号下面是一排数字,显然是为用户提供的用密码表示的使用说明。

    “您瞧,每袋血浆上都贴有这种说明书。这里是血型。右边的数字是交货号数。莱斯纳尔使用的那袋,交货号数是12436。”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利欧。利欧故意停顿了一下,反过来凝视对方。

    “还有呢?”他终于说。

    “还有呢?我只能告诉您我们曾经对刑事警察科说过的活。那些包括12436那袋在内的血浆袋,我们没有交给慕尼黑的马克斯-路德维希医院,而是交给了生物-医学公司。我有文件证明这点。交货是经过检验的,看来没有什么问题。”

    “你们为什么要把这包血浆袋交给生物-医学公司?”

    “这我不知道。况且也没有登记。此外,这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我感到惊异的是,马克斯-路德维希医院怎么会把那袋用于莱斯纳尔先生身上的血浆精确地编上号。在手术报告里,很少有如此准确的记录。不过,这也许与下面的情况有关,即那儿的外科,本身也进行血液方面的科学研究。尤其是拉贝克博士是这方面的专家,他对血浆的疗效了如指掌。”

    “那好吧。您可以肯定,是生物-医学公司提供的血浆吗?”

    “我不敢肯定,但是我确信,我们并没有发送那袋血浆。”

    “在这种情况下,出纳员波德尔肯定也收到了钱了?”

    “是的。而且收到十倍的钱。不过,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的日子也许很不好过。您知道,在那位总裁和波德尔之间存在着紧张关系。为人慷慨的恩格尔先生,多少年来一直下不了决心摆脱波德尔。他对波德尔的行动不加干涉。为了不辜负上司的希望,波德尔积极争取建立自己的顾客圈子,这当然又会对我们有好处。”

    “顾客圈子?您指的是医生吗?”

    “是的,是那些顺带也从事研究的医生。其中之一,正如我刚才所说的,就是拉贝克博士。”

    “哦,是这样。您听我说,”利欧站了起来,“会不会是一种混淆?”

    “完全不可能是混淆。生物-医学公司的血浆袋都有相应的标记。此外,它们的名称也各不相同。恰恰是在这家医院里,工作一丝不苟。您已经看到,就连那些号数也作了登记,所以,您的猜想是荒唐的。”

    霍赫斯塔特一边微笑,一边肯定地点点头。突然,发生了某种奇怪的现象。这位霍赫斯塔特躬身向前,像一位老朋友那样抓住利欧的手,而在几小时之前,他还把利欧当作敌人看待,仿佛他会把疥疮带进他的无菌工厂似的。他的微笑也显得自然而亲切,目的是为了获得、甚至是祈求利欧的信任。

    “我之所以告诉您这一切,是因为我假定您不会马上利用这些您所知道的情况。我还没有和警察谈到这些情况。事先没有和恩格尔先生取得联系,我是不愿意说的。可是,自从您来我这里之后,这件意外的事一直萦回在我的脑际。现在我想摆脱它。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利欧点点头。

    “这件事我们知道就算了,好吗?”

    “我答应您。首先我们对它保守秘密。假如我想发表它,我首先会通知您的。”

    霍赫斯塔特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

    当利欧重新踏上露台的时候,维拉早已不见了。在那个他们曾经坐过的角落里,一棵垂柳的垂枝摇曳,树影婆娑。柳树下的那张桌子早已被收拾干净。

    利欧抓住一位侍者的袖子。“我的妻子,您还记得吗?”

    “那当然,先生。我当然记得!夫人20分钟前就已经走了。”

    到哪儿去了?他几乎脱口提出这个问题。维拉肯定感到无聊了。

    利欧虽然情绪不好,但他仍凭借剩下的一点儿活力朝电梯走去。

    四楼。右边的最后一个房间。他希望见到维拉,便加快了脚步。的确,门上插着钥匙,更让他惊奇的是,钥匙甚至插在外面。

    他拔出钥匙,踮着足尖走进了房间。窗帘早已被拉上。床上只看到中间稍许凸起的一个灰色轮廓。这是凸起的臀部。维拉的臀部。

    看到这个场面,他深受感动,一股幸福的暖流顿时涌上他的心头。可是,就在这时,他竟像白痴一样咳嗽了一声。于是,她从睡梦中惊醒了。

    “嗨,我不喜欢这样!我不喜欢偷偷走进房间的人。”

    “那你为什么让钥匙插在门上?”

    “你根本无权这样问。”

    他走近床边,扑到她身上吻她。

    爱她,这太幸福了。这儿就像是时代边缘上的一座小小的天堂,温馨而僻静。不言而喻,接着他就要沉入极美和无梦的睡眠中去了。

    然而,他的睡眠并非没有梦。

    “目前,对那些被传染的病人进行了艾滋病检查……”霍赫斯塔特的声音像幽灵一样掠过他的脑海。“不过,根本不需要收回那些已经出售的血浆袋。以12426开头、并已经提供给慕尼黑的马克斯一路德维希医院的那些血浆,经过这么多年之后,当然早就用完了。这已经得到证实……”

    利欧把被子向上拉,蒙住自己的耳朵。可是,对那嗡嗡作响的电话铃声,被子无济于事。他拿起电话听筒——是布鲁诺打来的电话。

    “怎么,我觉得怎么样?我从慕尼黑乘坐那老掉牙的旧汽车,辛辛苦苦赶到这糟透了的法兰克福,在那儿搞到了一辆很不像样的出租车,还花了一个小时,才赶到你住的这家讨厌的公园旅馆,而你却在睡觉?!”

    “每个人都需要睡觉。”

    “是的,”布鲁诺尖刻地说。“只有我不需要睡觉。”

    利欧弯起手,罩住了话筒:“那肥胖的奥尔森有没有把材料交给你……”

    “难道你就这样欢迎我吗?”

    “不,”利欧说,“绝不是这样。”

    利欧看了看手表。8点刚过一会儿。他尽量小心地从床上爬起来,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在上面写道:“我爱你。不过,这你已经充分地知道了。你不知道的是,我不得不再次离开你。你已经知道,为什么……”

    在这些字的下面,他画了一个骷髅头和一颗心,并用一个箭头把“为什么”这个词跟骷髅头连起来。

    他从箱子里为自己取出一件套头的毛衣。夜里可能会变冷。然后,他踮着足尖走出了房间,尽可能轻地把身后的门关上。

    布鲁诺-阿棱特站在接待室门口那两张小沙发椅旁边,由于夜幕已经降临,他看上去显得微黑,高大而粗笨,就像一个巨人。他那副镶黑边的警察戴的眼镜,对着利欧闪闪发光。

    “已经吃过了吗,布鲁诺?”

    “咖喱香肠。太可怕了!难道你没有更好的问题吗?”

    “这可是个好问题,布鲁诺。这样,我们就可以马上起程了。”

    “到哪里去?”

    “我过后向你解释。”

    “坐你那部像火箭一样快的跑车吗?”

    “当然”

    布鲁诺顺从地点了点头。“好吧。那我还得去拿我的摄影机。”

    “他们不仅监视市场上临时搭起的售货棚、火车站的厕所、麦当劳快餐店,还监视花生烘焙房、澡堂以及其他公共场所,”利欧激动地说,“你简直无法理解。要是你能理解其中的奥秘,你就会怒发冲冠。你要是接受血清或接种疫苗,他们就会对你严加监督。这一切均置于卫生官员的管辖之下。他们严密监督接受血清或接种疫苗的人。可是血呢?他们根本不管。他们认为,这是商业局的事。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从某些南美的贫困地区或妓院区,或者从我们这里的吸毒者和毒品贩子居住的地区,搜集了大量的血,然后把它加工成他们美妙的产品。你能想象有这样的事吗?这简直是胡闹!”

    “利欧,你冷静一下吧!我们可是生活在联邦德国。”

    “你以为这句话就能解决一切吗?”他加大了油门。那部跑车咆哮着向前驶去。“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业局怎么会搞得清楚一个现代化的制药厂在干些什么呢?它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艾滋病检查?”

    “是啊,不过我相信,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可是,好多年以来,他们仍旧以这种方式进行工作。而当时染上艾滋病毒的血浆也许还在这个地区迅速传播,留在某些医院里。等待着杀害无辜的人。那东西经过冷冻以后可以长期保存。所以,压根儿谈不上……”

    利欧中止了说话。他看到外面的路标上写着:“下一个岔口是巴特-索登。”他还记得,他得向右拐,然后从巴特-索登开往厄卜斯坦因。然后从厄卜斯坦因继续往前开。

    “查一查地图。你看到厄卜斯坦因了吗?”

    “看到了。我们在前面拐弯,朝霍夫海姆方向开。”下面的20公里,他听从布鲁诺的指挥。公路上车辆不多,利欧驾着跑车全速前进。

    现在已是9点。他发现这个地区的所有地名均以“海姆”结尾。包括生物-医学公司的所在地达棱海姆也不例外。看来已经不远了。维拉会不会还在睡觉?他希望她还在睡觉,热切地希望她还在睡觉。他希望维拉彻夜安稳地睡觉,而不要在某个时候起床,发现他的纸条。不过,她会起床的,因为她会感到饿——像他现在一样感到饿。真该死,布鲁诺至少还吃过他的咖喔香肠。

    “布鲁诺,查一查放手套的抽屉,看看里面有没有一块巧克力。”

    布鲁诺查看了抽屉,满意地说:“什么也没有,我的小宝贝。所有的东西都给吃光了。不过,我们马上就到达棱海姆了。”

    在这个地区,能供人辨认的东西寥寥无几:一个运动场,空荡荡的街道上空闪耀着鞭形的路灯,一个旧汽车展览场……可是在这地区的中心,耸立着新式的、奢华的和颇为醒目的建筑物,这和这样一个偏僻的小地方很不相称。不过,这地方是陶努斯,很容易使人想到“曼哈顿”。这里是富翁密集的地方,法兰克福的财富也飘到这里。

    他俩驶过一家咖啡馆,里面还很热闹。然后街道上又空无一人。有位姑娘在一个公共汽车站前等车。她下身穿着细斜纹布做的裤子,脚上穿着长统靴,上身穿着肩部垫得很宽的皮茄克。利欧把跑车开到人行道的边沿。她急促地向后退,在这一刹那,仿佛她想逃走似的。

    “向她打听一下艾幸海因大街14号,布鲁诺。”

    这位摄影师降下车窗,一边喊道:“等一下,等一下!我们又不会咬人。我们是非常善良的人。”

    她微笑着重新朝他们走来,甚至把头贴到车窗上,用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好奇地打量他们。她的眼皮周围画了又粗又黑的线条。就连嘴唇上也似乎涂了唇膏。真正的洛丽塔①打扮。

    ①德国作家纳波可夫(V.Nabokov)于1959年发表的长篇小说《洛丽塔》的女主人公。

    “听我说,你知道这里的艾辛海因大街吗?”

    她点点头并向布鲁诺说明去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海因茨·G·孔萨利克作品 (http://kongsalike.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