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节

    “见鬼,我要同凶杀侦缉处的头头谈,这又不是写自传!”

    电话铃声响了三次,接着传出另一个声音。

    “我是贝尼克。您要找我谈?”

    “您是凶杀侦缉处吗?”

    “我是这个处的头头。”

    “昨天两个俄国人被杀了,我知道这几个凶手……”

    贝尼克的声音依然平静。“您是第十四个声称知道凶手并打电话来的人。全是错误举报!那么是谁?”

    “14K三合会!”拉特诺夫呼吸困难。他听到线路上传来轻轻的嘎吱声。现在他接上了扩音器——现在有几个警察在同时听。“一个头目和五个凶手。他们判决这两个俄国人死刑的时候,我在场。”

    “您是谁?”贝尼克非常平和地问,不那么容易激动。15年来领导凶杀侦缉处的人是不会那么快就失去自控的。

    “姓名重要吗?我对您说的是真情——这就足够了。”

    拉特诺夫放下电话。他感到得到了某种解脱,可是同时他的心里产生了恐惧。如果闵驹得知他被人告发了,那他立刻就会怀疑到他。三合会的兄弟决不能向警察传递信息,闵驹的怀疑会引起一系列暴行:拷问、惩罚、处决。

    我的上帝呀,还是不要去猜测闵驹!

    PP在13处从头至尾地看同事贝尼克亲手送给他的初步报告:

    两个被杀害的俄国人:35岁的鲍里斯-卢卡诺维奇-斯莫尔采夫和30岁的费多尔-安东诺维契-约尔加诺夫,两人均无职业。经外国人管理机关确认,这两个人非法生活在慕尼黑。在本地的活动情况不清楚。上述两个姓名是从他们的护照上得知的,可是两本护照可能是伪造的。目前正在对两本护照进行刑事技术检验。

    警医弗兰茨-克理迈森的初步报告:

    两个受害者的死亡时间将近22点。死因:若干处重伤和严重致残。凶杀工具很可能是斧、刀和射击武器。初步检查结果:两个受难者的耳朵被割掉,舌头被扯出,腹部被剖开。头颅遭击碎。在约尔加诺夫背部,我们找到一粒9毫米手枪的子弹。这一枪并不致命。致命的是颅盖被完全击碎。可以相信身上所有伤残处均出现在死亡之前。

    在法医研究所还查出了更准确的结果。可以相信有好几个作案者。初步结论:现在怀疑这两个死者是帮派火并的牺牲品。虽然他们没有工作,可我们在公寓里找到了15538,35马克现金。这表明他们是俄国黑手党的成员,至少也是在地下追逐钱财的非法组织的成员。

    “我们要再次合作,”贝尼克非常苦恼地说道,“来侦查该死的犯罪集团的罪犯!PP,你知道在黑手党徒中弥漫着某些像战争一样的气氛吗?”

    “一切都始终处在战争状态——对一些竞争对手,对一些新建的组织,对我们来说都是这样!你的关于打神秘电话的人的报告使我感兴趣。”

    “他声称,14K躲在背后。”

    “此种杀人方式可以使人得出这个结论。但是我不这样认为!这句话很重要:他们判决这两个俄国人死的时候,我在场。这句话提醒了我!”

    “你是说你知道这个打电话的人!”

    “是的,我知道他。”

    “好家伙!PP!”贝尼克像触电一样猛地一震。“那我们就能冲破这堵墙了!”

    “不。”彼得-普罗布斯特将这个初步笔录推给贝尼克。

    “你是说,你不说出姓名是因为你还需要进一步对他们进行监视!”贝尼克将身子俯向PP。“你不能对我这样干,彼得!我这里有两个凶杀案,作案人可能是三合会会员,而你却隐蔽起来了!这样做不正大光明。不讲同事友谊!你知道打电话的人的姓名……”

    “要是这样,那就太好了!”PP扬起手,为的是叫激动的贝尼克平静。“你了解严项案件。”

    “愚蠢的问题!”贝尼克很不高兴。“所有侦查工作等于零!严项的案件与这两个俄国人有什么关系呢?”

    “在肯定是三合会干的荷花饭馆的凶杀案中,我们怀疑有一个欧洲人参与其事。一个德国人。高大、白发、跛腿。你现在慢慢明白了吗?”

    “你认为……”贝尼克不相信地凝视着PP。“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推测。”

    “还从来没有一个白人与三合会会员一道干过。肯定没有一个白人充当过杀手。我不是说,头上有白鬈发的人参与了这两个俄国人的事,而是说他知道情况。他给你打电话,正是因为他不是死心塌地的三合会会员。卢茨,现在我可以喝三杯白兰地,因为我们有了一只在14K内的‘鼹鼠’——一只自己承担风险的‘鼹鼠’!他为什么这样做——我怎么知道呢?有某些个人原因?乐于冒险?因为如果三合会揭露了他,那他可要倒霉了!那时你的办公桌上就有了一个谁也不能辨认身份的死者的材料!”

    “那么这就是全部情况?”贝尼克失望地问道。

    “你还要知道更多的情况?”

    “要知道姓名和地址!”

    “你去打电话给阿楚娜太太,让她将一些卡片给你。我们正在追捕这个白发人,在某个时候我们也可以将他逮住!如果他还有新情报送来,你可以相信他的情报。我认为,韦斯林的两人同时遭凶杀可以记在14K的帐上。”

    “这就是旗杆的顶……”

    “到现在为止——是的!”PP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要去进行大搜捕,我们什么事实也没掌握!我们该从哪里开始大搜捕呢?我们又不知道14K的大本营……否则它就不可能长期存在了。除此之外,即便我们去审问谁,他也只会微笑和沉默。我们还是不要去出丑。我的整个希望是将这个白发人逮住。他跛腿,或者可能装着假腿,这会使他暴露。”

    “而我只好把韦斯林的凶杀案放到未了结的档案中。”贝尼克站起身,走到窗边。马路上交通一如往常,对面火车站的人流涌进涌出。又是一个炎热的夏日,男人们穿着短袖衬衣到处乱跑,妇女们穿着超短裙和领口开得很低的上衣。天是淡蓝色的。你们在那儿无忧无虑地跑来跑去,猜想不到在慕尼黑的地下在发生着什么,贝尼克心里想。你们看报纸,有片刻的震惊。但只是片刻,时间不长。两个俄国人……怎么?或许是黑手党党徒……据说他们互相残杀!杀得越多越好。警察在黑暗中摸索……这我们习惯了!对违章的车主笔录——这事他们会做。可是遇到团伙犯罪时,他们就一筹莫展。据说又是三合会干的……真是胡闹!我们经常在华人开的饭店吃饭……店主总是很友好,总是很客气,总是在微笑……不像许多德国服务员那样绷着脸,在你喊他们时,他们使你生气。总是三合会……警察将他们的无能藏在后面了。如果不是三合会,那或许就不好解释了吧?

    贝尼克的目光从窗外回到房内。PP知道是什么在钻贝尼克的心——这也同样是他的心情。

    “我们在慕尼黑是挨耳光的人,”他说道,“这我习惯了。可是汉堡、斯图加特、法兰克福、柏林和杜塞尔多夫的同行们也不会两样。在三合会建起他们的‘龙城’的各个地方,我们警察都像是盲犬,只是跟在后面闻气味,却找不到嫌疑犯。”

    贝尼克不禁笑了。“可是现在你必须为追查三合会而操劳!来,把案卷包起来,今天到此为止!我们出去喝一杯。我们开车去奥古斯丁露天啤酒店。”

    四天后,拉特诺夫穿上他的黑西服和白衬衫,打上银色领带,喝了一杯强身的伏特加加橙汁,然后登上他的车,开进城到黑品官饭店。

    前一天闵驹曾给他打来电话。“白鬈发,”他说道,“明天是你的重大节日!这将非常隆重。你要准备成为一个洪门!你要将这个莫大的光荣永记在心中!”

    “照你的吩咐办,闵驹!”拉特诺夫回答道。他身上一阵痉挛。明天!明天你就不再是汉斯-拉特诺夫了。明天你就死了。丽云,逃掉是完全不可能的。他们不应该伤害你,他们不应该为了我而杀害你。只是因此我才成了洪门——因为我爱你。

    “我什么也没吩咐,”他听到闵驹的声音,心里真想将墙上的电话机砸碎。“你不需要来。谁也不会强迫你这样做。”

    “如果我不宜三十六血誓呢?”

    “那你就不会成为兄弟。”闵驹的声音听起来很悲痛。这声音使拉特诺夫想起巴西北方原始森林中雅诺马人①酋长在举行葬礼时始终不变声调的低吟。“一份电传将送到香港高佬和首脑机关那儿,高佬将会说,那么丽云将被修剪耳朵……”闵驹深深吸了一口气。“连我也得为此受苦。高佬将会断言这个试验被我弄失败了,即使他没有道理——谁也不能否定他的意见。”

    ①巴西北方和委内瑞拉南方一个好战的原始民族。

    “这就是说,丽云和我都要死。”

    “你已经知道得太多了,白鬈发。”

    “那就是你所说的:谁也不会强迫你这样做吗?”

    “是的,因为是你自己的决定。”闵驹沉默了一会,然后他说道,“白鬈发,希望你做个聪明人!不要将短短的生命扔进饲料槽。”

    拉特诺夫长时间沉默。然后他说道:

    “我来,闵驹,什么时间?”

    “23点在此地,新兄弟?”

    现在到了晚上。拉特诺夫走向他的车子之前在镜子中照了照自己。一张陌生的脸,一个不认识的人在注视着他。一头金黄的头发、一副眼镜、一套非常合身的黑西服。这漂亮的西服是由慕尼黑最好的缝纫师加工的。

    “再见,汉斯-拉特诺夫,”他对镜中的那个陌生人说道,“欢迎,洪门白鬈发。你是钦差。你是三合会的奴隶。我恨你,可是你救了丽云的命。”

    在黑品官饭店,服务员客气地躬下身,极为殷勤地接待他。“你还有半小时的时间,”他轻轻地对拉特诺夫说道,“事前你还可以吃点小吃。”

    “谢谢。可现在我一点东西也吃不下去。”

    “你必须吃一点。”服务员像往常一样陪他走到放在壁龛内的一张桌旁。“那后面坐着两个便衣警察,他们在监视每个人。如果你什么也不要,那你就会引人怀疑。你吃一碗鸡肉粉丝汤。尽管你喉咙变窄了,这你能吃。另外来杯啤酒,一杯比尔森啤酒。”

    饭店里估计还有40个客人,除两个亚洲人以外全是德国人,这两个人显然来自韩国。拉特诺夫点头同意,这时他偷偷向两个便衣警察看过去。他们像其他客人一样坐在那里,饭菜已经吃完,现在正在喝热李子酒。他们已经付了帐,他们吃的是一种便宜饭菜——警察总局分发的就餐费用不足以吃高级饭菜。他们只冷冷地向拉特诺夫瞥了一眼,接着又继续聊天。

    没有白头发,没有跛腿……真没意思。

    现在也许可以这样做,拉特诺夫心里想道。直接走过去,说出自己是谁,然后告诉他们:地下有一个神殿。现在14K三合会所有的大小头目都在等候家族的一个新成员。神殿后方有一个办公室和一个大会议室:哎呀,在这里你们是坐在慕尼黑三合会核心机关上面!它的头目是闵驹。你们暗中去喊增援部队并包围饭店。你们就可突然将慕尼黑的14K消火掉。这将是刑事侦缉史上的最大胜利:摧毁一个三合会。同时我将向你们指出14K造就的最大恶魔:爱新-宁林——这个没心没肝的家伙。

    可是——我要沉默。我该牺牲丽云吗?牺牲一个永远不会再来的恋人?

    拉特诺夫坐着不动,舀他的鸡汤,饮比尔森啤酒。同时他急于想知道,下面会出现什么事。闵驹露面吗?你怎样才能悄悄地下到地下室去呢?去盥洗室,对——可是为了不惹人注意,过一段时间他还得再回到餐桌旁。

    问题自行解决了。由于饭店没有可怀疑的人,两个便衣警察起身离开黑品官饭店。拉特诺夫目送他们离去,他又将啤酒喝光。你们这两个便衣警察一无所知!三合会,即巴伐利亚最难寻找的犯罪组织就在你们的屁股底下。胜利与失败只是一步之遥。

    服务员来到他的桌旁。“你可以下去了。”他敲敲拉特诺夫的肩。“我们表示欢迎,兄弟。我真的很高兴。但愿你长寿。”

    闵驹迎接他。他抓住拉特诺夫的手。

    神殿内所有的蜡烛和油灯都亮着,它们闪烁的光芒映照在大金佛的身上,使得大金佛就像真身一样。大金佛的两边肩并肩站着两排大小头目;在闵驹将拉特诺夫领入圣殿时,他们都默默地注视着拉特诺夫。线香刺鼻的、令人感到不舒服的香味弥漫在这个大房间内,轻柔的烟雾袅袅地飘到雕花木质天花板上。天花板由若干薄板拼成,上面描有龙、凤、莲花和金符。一条血红的长地毯从大门一直铺到圣坛。圣坛上的一些金盘里摆着水果、鲜花和一些彩色小纸条。小纸条上写着求神给予实现的愿望。几面墙上都蒙有黄绸。靠墙的一些竹竿上悬着的白色绸带上写有古代诗人或圣人李白、老子、孔子、韩愈、唐寅、王安石的名句和格言。这些白色绸带在藏于木雕内的空调吹出的微风下飘动。

    从某处响起一种弦乐和两支笛子的演奏声。这是数千年来丝绸之路上牧羊人所奏的那种渐强和渐弱的曲调。此曲调虽然是单调的轻轻回旋,却能使人内心激荡。拉特诺夫走了三步后停下不动,他注视着真身一样的金佛,然后又注视全都穿着黑西服、神情严肃而紧张的三合会的大小头目。他们都像一动不动的、毫无表情的、简直是无生命的木偶一样盯着他。

    闵驹抓着拉特诺夫的手,握住它。

    “朝前走!”他轻声耳语,“朝前走。在神的面前跪下。”

    “我只在我的上帝面前跪下!”拉特诺夫轻声回答道,“二十多年来都没有再跪过。”

    “你听着——这是向你唱的表示敬意的一首歌!你听着!”

    响亮的声音响彻整个神殿。它是从何处发出的,拉特诺夫看不到。这声音好像是从佛伸出的双手中迸发出的。它像少女的声音那样响亮、清纯,但唱歌的却是个男人:

    在你七弦柔和的沙沙声中,

    我听到穿过松林的寒风。

    我喜欢这远古的歌谣,

    我们今天的人对它几乎不懂……

    闵驹又握住拉特诺夫的手。“它在歌唱什么,你听懂了吗?”

    “我认为,这是在歌唱永生。一首永不消散的歌:风沙沙穿过森林。”

    笛子和弦乐突然无声。闵驹和拉特诺夫缓慢地穿过身着黑衣的三合会会员的队列,一直走到圣坛前。圣坛上摆着一些供品、极薄的瓷烛台和线香台。拉特诺夫极力将头后仰,死盯着金佛亲切微笑的脸,目不转睛地看着金佛陶醉在极乐中微闭着的双眼。内在的反抗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消失,他决不被神秘主义俘获,他心想这一切全都很可笑:这是一出多么蹩脚的戏。这出戏是他们为我上演的,目的是要用东方的鬼花招将我麻痹……面对着这种神圣的金灿灿的佛面,他的整个反抗情绪都消除了。他没有跪下,可是他双手合十置于胸前,挂在佛的嘴角上的微笑已将他紧紧扣住了。

    当闵驹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时,他又吓了一跳,随即意识到他在什么地方。这时闵驹说道:

    “兄弟们,我们聚到一起是为了吸收一个新洪门加入我们的家族。我长期思索,这是不是一条正确道路。我祈求神的点化和求助于香港高佬的智慧。首脑机关对此已作出决定,事情就得这样办。白鬈发,你转过身来对着我和你未来的兄弟们。在你家族的面前我问你:你愿意成为一个洪门吗?你愿意将你的生命交到我们手中,就像你的众位兄弟已许诺将他们的生命交给家族一样?你愿意宣誓永远忠于天、地、人三者合一的三合会,这个永生的帮会吗?你慎重考虑!”

    “这根本不用再考虑!”拉特诺夫说道。声音听起来就像刮锈铁。

    “那么伸出你的宣誓指①。”

    ①指宣誓时伸出的右手三个手指,即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

    从后面走出一个披着和尚袈裟的人,可是袈裟不是黄色或橙色的,而是黑色的。他带来一只小瓷碗、一把锋利的窄刀和一个棉球。

    “你拿刀,”闵驹说着,同时他将盘子端到拉特诺夫宣誓指下方。“刺手指第一节,吮吸涌出的血。你以此来确认你的忠诚宣誓算数;如果你忘了它,那只能用你的血来偿还。你拿刀!”

    拉特诺夫咬住牙。他内心又产生了一股反抗性,他再也看不见佛的面孔。这一切只不过是演戏而已,他对自己说。这就像卡尔-迈②的冒险故事《温内托》中的祭血结拜兄弟一样。这很可笑。

    ②卡尔-迈(1842-1912),德国作家,专写供青年阅读的游记和冒险故事,描写沙漠中的阿拉伯人和美国西部的印第安人。他一生创作60余部作品,《温内托》为其代表作之一。

    拉特诺夫划开自己的指尖,将指尖放入口中吮吸它的血。然后他让几滴血滴入瓷碗中,再用棉球压住这个指节。和尚拿着瓷碗离去。

    第二个人从三合会会员的行列中走出,再将一个纸夹打开。他将它递给闵驹,又退回到队列中。

    闵驹长时间地注视着拉特诺夫,然后又开口说道:“一百五十多年来所有的三合会会员都宣血誓,他们用自己的血来确认这种誓言。但用外语来进行这种神圣的宣誓,今天是头一次。你的这种光荣还没有任何人得到过。你注意听这三十六血誓,跟着我一条条说。你举起宣誓指,宣每一条誓时你都要问自己,你所发的誓你是否能遵守。”闵驹将纸夹举到离眼睛更近的地方。一种为宣誓伴奏的很轻的弦乐声又在背后响起。这时应该特别庄严,可是拉特诺夫却想道:多么庸俗的音乐。一种最糟糕的配乐诗朗诵。从前好莱坞拍过一些影片就是这样的。观众坐在沙发椅上着了迷似地鼓掌。你们想要我宣誓的内容我全宣誓,闵驹。对我来说这是一出蹩脚戏,我只是在戏中扮演配角。

    虽然你们三合会会员宣誓已有了一百五十多年的历史——可是它对我不会有约束。它是针对你们的,针对你们自己的精神状态。我与它毫不相干。我现在跟着你宣的誓言就像是风,就像是随风吹走的话。

    可是拉特诺夫弄错了。他跟闵驹说得越多,他心上的压力越大,就像别人将重物紧压在他胸口似的。宣血誓结束时,拉特诺夫心潮翻腾,人直摇晃,不得不由闵驹扶了一把。我在这里宣什么誓?这个问题向他袭来。我的天哪,我都干了些什么?现在我是三合会会员,我是个洪门,可是作为人我却一钱不值。

    闵驹开始念,拉特诺夫将宣誓指向上举,跟着他一句句地说。小伤口的血还在向外渗出,这几滴血顺着他的手腕一直流到了衬衣的硬领上。

    我,白鬈发跪在神前向我的不可分离的兄弟会宣血誓。

    1.跨入洪门后,我要像对待我的亲骨肉一样对待我的拜把兄弟的父母和亲属。

    2.在我有拜把兄弟的父母和兄弟安葬时,我要在经济上和物质上对他们进行支持。

    3.洪门兄弟在我家做客时,我要为他们提供食宿。

    4.在我的洪门兄弟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时,我要随时照顾他们。

    5.我要保守洪门家族的各种秘密,连向我的父母、兄弟和我的妻子也不泄露。我决不为换取金钱而去揭露这些秘密。

    6.我决不出卖我的拜把兄弟。如果由于我的误会而使一个兄弟被捕,我要立即将他救出。

    7.我要用钱帮助陷入困境的拜把兄弟出境。

    8.我决不给我的拜把兄弟或仪式主持人带来损害或烦扰。

    9.我决不无耻地去接触我拜把兄弟的妻子、姊妹或女儿。

    10.我决不侵吞我拜把兄弟的钱财。

    11.我要以可信赖的态度去关心我拜把兄弟的妻子和儿女。

    12.如果我为了加入洪门家族而提出有关自己情况的伪造证明,我应被杀。

    13.如果我改变我的意向和否认自己是洪门家族成员,我应被杀。

    14.如果我抢劫我的拜把兄弟或帮助外人进行抢劫,我应被杀。

    15.如果我诈取拜把兄弟或强迫他去干违犯帮规的事,我应被杀。

    16.如果我暗中占有我拜把兄弟的钱财,我应被杀。

    17.如果在抢劫中我不合法地夺取拜把兄弟的金钱或掠夺物品,我要将它们退还。

    18.如果我在犯罪后被捕,我要自己承担法律制裁,不将罪过推给拜把兄弟。

    19.如果我的拜把兄弟被杀、被捕或必须更换地方,我要资助他的妻子和儿女。

    20.如果我的某个拜把兄弟受到威胁或指控,他有道理的时候我要帮助他,他没有道理的时候我要建议他退让。

    21.当我得知有关当局在搜捕我的某个从海外或其他省来的拜把兄弟时,我要立即告诉他,好让他能逃跑。

    22.我不与外人密谋,在赌博中欺骗我的拜把兄弟。

    23.我不以错误言论在我的拜把兄弟中制造不和。

    24.未经批准,我不能使自己成为仪式主持人。加入洪门后三年中表现忠诚可靠的人,通过师傅的培养和在众兄弟的帮助下可以得到提升。

    25.当我的嫡亲兄弟与我的拜把兄弟发生争斗时,我要不帮助任何一方,而要尽力加以调和。

    26.进入洪门后,我要忘掉从前对我的拜把兄弟所怀有的各种怨恨。

    27.未经许可,我不踏进我拜把兄弟的领域。

    28.我要既不渴求我拜把兄弟的财产或金钱,又不试图对之加以分享。

    29.我要既不泄露我拜把兄弟所拥有的财产在何处,又不将我知道的情况作不正当的利用。

    30.在事情涉及到我的某个拜把兄弟的利益时,我不支持外人。

    31.我不滥用兄弟会的名义粗暴地和愚蠢地去诈取其他利益。我要谦虚、诚实。

    32.如果我在我拜把兄弟的家庭里对小孩行为不端,我应被杀。

    23.如果我的某个拜把兄弟犯了重罪,我不能为了领取奖赏去举报他。

    34.我既不将我拜把兄弟的妻子和情妇霸占到手,又不与她们通奸。

    55.在与外人谈话中,我决不疏忽大意地将洪门的各种秘密或手势加以泄露。

    36.进入洪门后,我要忠诚、可靠,要极尽全力地灭清复明。为达此目的,我要与我的兄弟们共同奋斗,尽管大家的职业各不相同。

    宣誓后随之而来的是冷冰冰的、令人窒息的寂静。这些看来像死的黑色木偶一样的三合会会员以其咄咄逼人的缄默确认了这个新兄弟在这次宣誓后属于他们。他的心属于三合会,他的身属于三合会,他的血为三合会而流,他的思想为三合会而想,他的心灵与所有的兄弟的心灵相通。尽管到此刻为止拉特诺夫还在反抗,但他对上面这些是明白的。他将宣誓指放下时,闵驹拥抱他,并吻他的面颊。他的心情就像此刻躺在一口敞开的棺材中。他将被抬出送上地狱之路,在穿过黑官吏队列时千百双眼睛像匕首一样盯着他。他们全都在喊:你说谎!你的每句誓言说的都不是真话!你欺骗我们!你没有宣誓——你是在迷惑我们!

    拉特诺夫抬起头,身子靠着闵驹,就像靠着一根柱子一样。

    “我得喝点什么,”他结结巴巴地说道。这声音就像死人临终时喉中的喘息声。“给我拿点喝的!”

    一个三合会会员从队列中出来跑开了。我要始终帮助我的拜把兄弟……现在付诸行动了。儿秒钟后这个三合会会员跑回来递给闵驹一大杯水,闵驹将水放到拉特诺夫的手中。拉特诺夫在内心火辣辣时,他一下子就将水灌进了肚里。这使他摆脱了昏眩,使他又更清楚地识别了他周围的环境。现在只要给我心爱的伏特加,哪怕只一杯,我就能战胜这种虚弱。这是我自己的一条新经验:我现在再也不能承受了。从前,我对这种演戏般的仪式或许还会内心感到好笑而表面泰然自若,我在参加这种仪式时或许还会显得严肃而庄重,就好似誓词将我抓住了一样。今天一切都变了。你站在这个金佛面前,你好像感到你踏进了另一个世界,你的这个我在开始起变化。你为何不与之对抗?你的力量在何处?到目前为止一直伴随你和帮助你的这种生存意志呢?你还剩下什么?为什么你宣誓时这样认真?究竟是什么变了?你是汉斯-拉特诺夫博士——你仍然是他,尽管他们给你披了一件外衣,外衣上绣有天、地、人……你在耍把戏,尽管可能会以死告终,因此你必须保存你的实力!将誓词当假面具拿着,再把它戴在面上。假面具后的面孔是你的真面孔,它还留在你那里;你不是他们看到的你,而是本来的你。

    拉特诺夫将杯子还给那个三合会会员,继而转向闵驹。他尴尬地微笑:“仪式结束了,”他说道,并试图使他的语调听起来有力。“请原谅,闵驹兄弟。”

    “你感到好些了吗?”

    “好多了。”

    “我很理解。”闵驹用手搂着拉特诺夫的腰。“我亲眼看见过一些新加入的洪门兄弟在宣誓后昏倒,或者抽搐,并像癫痫病人一样在地上打滚。还要一点水吗,白鬈发?”

    “谢谢,我现在想要伏特加。”

    “我们这里没有伏特加。”闵驹松开了他。“伏特加来自俄国。14K三合会会员任何时候都不喝伏特加。即使一个渴得要命的人的面前有这种饮料,他也决不喝它,而宁可饮自己的血。我知道,你喜欢伏特加。舍弃它,因为你现在是一个洪门,你已跨进了通向你的家族的大门。我们可以继续进行吗?”

    “还没有结束吗?”拉特诺夫问道,“究竟还有什么?”

    闵驹示意。那个黑衣和尚又从后面走出来。他双手拿着一只扑打着翅膀的白公鸡,将它高举到金佛的面前。一个三合会会员从左列走出。他双手捧着一把饰有黄金和宝石的剑,像是在献祭品一样。他站在和尚身旁,脸上毫无表情地盯着拉特诺夫。弦乐无声,代替它的是笛子吹出的悲切、忧伤的旋律。这曲调如泣如诉地穿过神殿,它像是来自外星。拉特诺夫感到,它能将人引入神志迷糊的状态;他从精神上防止意识模糊。我在进行抵抗,头晕的时刻已过去。我又能清醒地思考。然而在他又听到闵驹的声音时,他仍吓了一大跳。

    “你要将这只公鸡的身首分开,”他说道,声音听起来又很郑重。“你要拿起这把明朝皇帝的宝剑,一下子将公鸡的头斩掉。这是你在发誓:如果你因不忠或背叛而被家族清除时,你将会与这公鸡完全一样。公鸡的头也就是你的头。你准备好了吗?”

    拉特诺夫默默点头。这个三合会会员将剑递给他。他拿过剑,紧握镶有宝石的柄,让剑下垂。这把剑比他想象的要轻,可是他也知道剑对像剃刀一样锋利,可以悬空斩碎宣纸。

    闵驹碰碰他。“你一定斩过公鸡的头,是吗?”他轻轻地问道。

    “没有!我从不需要。”

    “那么我来告诉你。你抓住公鸡的两个翅膀,让它头朝下,用剑一下将头斩下来。农民是将它放在木板上,而我们是悬空斩它的头。你要将它用力抓紧,否则它会从你手中扑翅飞掉,掉了头在你面前乱跑。”

    “这我知道。”拉特诺夫深深吸了口气。现在是仪式的最后一道程序,还是后面又有其他程序?他们会要求我再杀一个人吗?如果他们硬强迫我杀人,那我该怎么办?他对此找不到答案。他突然颤抖起来。

    “你的手不能抖,”他听到闵驹在说,“战士只看他的敌人,而不看自己的伤口。”

    “我不是战士,只是个钦差。”

    “即使是特派员,也必须能自卫。即使在特派员身上也要始终保持品官的传统,要通过其权力和实力获得人们的敬畏。”闵驹的语气像在下命令。“你拿起皇帝的剑,斩下头!”

    黑衣和尚将扑打着翅膀、尖声喊叫的公鸡递给拉特诺夫,拉特诺夫用左手抓住它,将两个翅膀紧紧夹住。他让鸡头向下悬着;在他看到鸡的发亮的、睁得大大的两眼时,他将牙齿咬得紧紧的。从鸡的眼中显露出极大的恐惧。

    看不见的笛子吹出哭诉般的哀乐。三合会会员的眼睛都朝着他。和尚后退了三步,血或许会从斩断的鸡颈子里喷出来,他不想让血溅到他身上。

    拉特诺夫克制了恶心,他举起剑。蜡烛和油灯的光在光洁的、像在白银中浸过一样的剑刃上闪烁。他眯着眼估量了一下,然后将剑在空中一闪,先斩断了几个精细的烛柱,然后斩断了在叫喊中的公鸡的脖子。与身子分开的头落在他的脚前;他拼命握住翅膀,将手伸直,让血猛冲到红地毯上。他没有注意到和尚如何从他手中将剑拿过去,带着剑退回,再将剑撑在自己面前的地上。

    没有多大一会儿,公鸡就停止了抽搐。血流逐渐减少,闵驹从拉特诺夫手中拿过鸡身,将它放到圣坛上,和其他贡品放在一块,然后回到拉特诺夫的身旁。

    “兄弟们,”他在他的身旁说道,“我们家族又多了一个儿子。你们要按他的身份欢迎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海因茨·G·孔萨利克作品 (http://kongsalike.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