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沃特克说:“事情现在有了些眉目,但也变得更加复杂了。”

    他和赖伯一起看了现场和尸体。取证很容易,由于是明显的枪击后颈,其实根本不需要警医检查,作案时间可以准确地推算出来。不过就一桩凶杀案来说,还是有许多不寻常的地方。

    沃特克继续说:“毫无疑问,这是黑手党最典型的处死方式。但凶手非但没有消除痕迹,反而把牺牲品和盘托出。死者名叫罗伯特-哈比希,身上带着全部证件,他的汽车就停在草坡下边,车里有气垫、帐篷、燃气炉、锅碗瓢盆,现在我们知道了,这位哈比希和克丽丝塔-海林在这儿露过营,他目睹了她的死亡,并把她放到了灌木树下。他肯定给她吃了摇头丸,显然吃过了量,她的突然死亡使他惊慌失措,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可是,罗伯特为什么又回到这儿?他是被谁处死的?而且正好是在姑娘死去的地点!你怎么解释?”

    赖伯在察看现场的时候有过自己的想法,但这些想法比较怪,所以他没有对沃特克说。

    这会儿他说了:“有三种可能性:第一,罗伯特同黑手党有关系,克丽丝塔出事后他不想干了,这样他就被处死;第二,可能是争风吃醋;第三,克丽丝塔的一位亲人获悉了真相,也许是看了她的日记,于是对罗伯特处以私刑。”

    “彼得,你这三个论点不错,只是有一个缺陷:谁有本事让一个被事件吓得失魂落魄的男孩自愿地再去一次事发现场?甚至开着自己的汽车,带着全部证据?你能想象吗,谁会开着自己的汽车带着要杀他的凶乎一块去一个他永远不愿再见到的地方?这根本说不通。”

    赖伯不说话了,这时他回想起上个星期二那一天,所有的报纸和电视上都出现了克丽丝塔的照片,然后就有一个名叫弗利茨-海林的人打电话给刑警凶杀案组,大声叫道:“这是我女儿,我的克丽丝塔!她怎么了?我的孩子……”当人们向他小心地讲了情况以后,他怒吼起来:“把那小子给我抓住……让我和他单独在一起呆一分钟,你们也不用开庭审讯了!只要一分钟就够了!”说完他就昏倒了,被人送进一家医院,医生让他进入人工睡眠。

    他们对克丽丝塔周围的人都进行了调查,只得出一条线索:那个克丽丝塔说要在她家过夜的女朋友供认,她曾经答应给克丽丝塔作掩护,她只知道克丽丝塔要跟一个男孩去野营,其他就不知道了,连男孩的名字也没听说。

    现在不是什么秘密了,男孩名叫罗伯特-哈比希,后颈遭枪击,躺在克丽丝塔被发现的地点。

    情况的确是扑朔迷离……

    从公路上走来一名警察,交给沃特克一张纸条,是对哈比希一家的初步了解的情况。沃特克说:“那我们就去哈比希家吧。”说罢把字条递给了赖伯。

    赖伯看了后叹口气说:“够呛!”

    “胡伯特-哈比希博士是巴伐利亚州政府的处长,那男孩家庭出身良好。这下新闻界真可以大做文章了,下星期报纸上的大标题将全是关于这事的,你看着吧!”沃特克把字条放进口袋里,“耸人听闻的消息送上门来了:高级官员的儿子——黑手党的成员?我看,我们最好先到办公室找他,然后再去他家。”

    要见处长一般是不容易的。女秘书轻声报告:“有两位先生要见您,是刑警凶杀案组的人。”

    他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诧异地问:“谁找我?”

    “凶杀案组的……”

    “请他们进来。”

    他从写字台后面站起身来,等候稀客的来临。沃特克和赖伯自我介绍后,哈比希居然开起玩笑来了:“是不是有位失望的选民杀了什么人?”

    沃特克听了很不高兴,成天跟死者打交道的人讨厌开这样的玩笑,所以他开门见山地问道:“您有个儿子是吗?”

    “是啊。”哈比希觉得心被刺了一下,腿上一麻,脸色马上变了,“我是有个儿子叫罗伯特。”

    “今天早晨他被发现躺在沃尔特湖边的草地上……”赖伯低声地说,沃特克补充说:“被人杀了!”

    “这不可能!”哈比希跌落在身边的一张椅子上,不知所措地盯着两位刑警,一时间无法理解他所听到的话,“这不可能!肯定是搞错了……”

    “我们向您表示深切哀悼……您过会儿得去法医研究所辨认死者。毫无疑问是您的儿子,他带着证件。”

    “被杀了?罗伯特被杀了?有这种事?”哈比希完全瘫在了椅子上,随时都有滑倒到地上的可能。赖伯站到椅子背后,把哈比希博士扶住。沃特克最恨这种时刻,他已经有多少次不得不将噩耗通知对方,接下来便是对方的叫喊、虚脱、揪心的痛苦、失声的哭泣、对命运的控诉……而他只能眼巴巴看着,无能为力,他知道此时此刻说什么也没用,悲痛已极的对方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哈比希抬起头来,他眼里无神,嘴唇发抖地问:“是谁,是谁干的?”

    “我们就是来调查的,现在还不知道。”

    “你们……你们去过我家了吗?”

    “没有。我们认为还是先跟您谈为好。”

    “谢谢。我的太太肯定受不了,只有我才能告诉她,请把所有情况都告诉我,我能承受得了。”

    “直到现在我们对这次死亡事件还是捉摸不透。”沃特克望着一直扶着哈比希的赖伯。只见赖伯向他做了个手势,意思是:特奥,你得小心翼翼地告诉他,他并不像自己说的那么坚强,而是有滑倒到地上的危险,“看起来很清楚,但同时也很复杂。”

    “探长先生,您别绕弯儿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您的儿子被人从背后开枪打死了。”

    “开枪打死……”

    “在沃尔特湖边的一块草地上。在那儿我们三天以前还发现了一具姑娘的尸体,她死于时髦的毒品——摇头丸,有解剖报告为证,姑娘跟一个男人在那儿野营,这个男人想必给姑娘吃了致命的毒品,现在我们知道,这个男人肯定是您的儿子……”

    哈比希举起双手反驳说:“我儿子罗伯特跟毒品毫无关系!不可能!说什么他也不会干这种事。”

    “您最后一次见到您儿子是什么时候?”

    “大约三个星期以前。”

    沃特克和赖伯互相递了个眼色。原来这就是所谓市民阶层的模范家庭,有多少个家庭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赖伯见得多了,在搜查毒品时经常碰到家庭出身极好的男孩女孩。财富给他们带来的往往只是寂寞和无聊。

    沃特克问:“三个星期以前?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儿子和我发生了争吵,然后他就离家出走了。”

    “那他住哪儿?”

    “我不知道。他说他要自由,他今年就19岁了。他一直是个好孩子,所以我并不担心,当时我想,他可能住在他朋友家里。我儿子罗伯特不会干坏事。”

    “他肯定进入了某些人的圈子,这些人给他提供了大量的毒品。”赖伯从哈比希的椅子背后走出来,他不用再扶住他了,“他肯定落入了黑手党的手中。”

    “黑手党?”哈比希一惊,“这简直荒唐!”

    “它是被人以黑手党的方式处死的——枪击后颈。”

    “黑手党!黑手党!我到处都听说黑手党,电视里,报纸上……在法兰克福、汉堡、柏林、慕尼黑……到处都是黑手党!”哈比希从椅子上跳起来,他全部的痛苦一下子都爆发出来,发出连珠炮式的怒吼。“俄罗斯的、意大利的、波兰的,全是外国人。德国成了黑手党的天下!而你们干了些什么呢?你们就这么呆着,发表些混账的声明,你们承认警察无能为力,黑手党装备更好,他们的国际联系畅通无阻,犯罪活动将会加强……但你们有什么行动呢?政治家们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里,新的、更严厉的法律因党派之争而无法通过,对外国人的政策就好像是一剂泻药,谁沾上了边,谁就会拉肚子!我儿子罗伯特被黑手党杀了!我要控告你们所有的人被动帮凶,控告你们这些警察,还有所有的政治家!”

    哈比希捂住胸口,又坐到了椅子上,瘫成一团,忽然一下用双手掩住眼睛,哭泣起来。

    沃特克向赖伯点头说:“他说的有道理。不过他应该对警察手下留情,最先挨骂的就是我们警察。”

    他等哈比希略为平静一点以后问道:“可以继续问了吗?”

    哈比希摇摇头:“我没有什么再好说的了。你们还想知道什么?”

    “您的儿子有没有向你们提起过哪个女孩?”

    “我儿子罗伯特很少接触女孩,他爱的只有音乐。”

    “他从未跟女孩约会过吗?”

    “我没有问过他,他很少出去,去的话就是找他的童子军伙伴。”

    “所以他有全套野营设备。”

    “是的,那是我三年以前作为圣诞节礼物送给他的……”

    “您认为他有可能偷偷吸毒吗?”

    “不可能,不然我们会发现的。”

    “做父母的往往最后才发现,我们现在最需要知道的是:您的儿子这三个星期住在哪儿?您相信他会住了三个星期的帐篷吗?”

    哈比希耸耸肩膀:“我没说的了,你们提的所有问题都不是关于我儿子罗伯特的。你们在打听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而不是在打听我的儿子。”

    “我知道,您面对的是一个可怕的谜。我们也一样,但是我抱着很大的希望,一定要把事情弄个明白。”

    “如果说我儿子罗伯特是被黑手党处死的话,那你们也就可以了结这案子了。你们决不会找到凶手,你们上哪儿找去?”

    赖伯说:“到毒品圈里去找,我们熟悉那里面的情况。”

    “您敢说这样的话!”哈比希叹了口气,这是多么痛苦的事实,罗伯特死了,罗伯特被人杀死了!“你们熟悉情况?”他又吼起来,“你们熟悉情况……可是亿万马克的毒品却照卖不误。警察都睡大觉去啦?”

    “总是我们警察倒霉!”沃特克走到电话机前,拿起话筒说:“我邀请您在我办公室里呆上24小时,您就会改变看法了。”他敲敲话筒问:“可以打个电话吗?”

    “请吧。”

    沃特克拨了一个号码,只说了一句话:“我们半小时以后到。”他搁了电话后问,“我刚给法医研究所打了电话。哈比希博士,我们可以去了吗?”

    哈比希费力地点点头。

    辨认死者只花了不到万分钟的时间。

    冷冰冰的铺着瓷砖的房间里有一排装尸体的冷藏柜,法医从里面拉出了躺着罗伯特的担架。哈比希走到担架边上,医生掀起盖布,他看到一张苍白的脸,点点头。

    “是我的儿子罗伯特。”

    此刻哈比希的表现令人起敬,他一改先前那种萎靡不振,变得神情凛然,他步伐僵硬地离开冷臧室,一言不发地走到外面,坐进了沃特克的汽车。

    他问:“现在干什么?”

    赖伯说:“处长先生,您现在得完成一项困难的任务。”

    “……告诉我太太。”

    “您有家庭医生吗?”

    “有,是海梅斯大夫。”

    “您最好给他打个电话,请他也在场,好照顾您的太太。”

    “好的,打电话吧,马上就告诉医生吗?”

    “我看有必要。他和您儿子很熟吗?”

    “他当我们的家庭医生已有12年,他目睹了罗伯特的成长。”

    “他也没发现毒品问题?”

    “没有,否则的话我们也会发现的,那就会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先生们,我不相信你们关于吸毒的推论,肯定是杀错了人。”

    沃特克说:“可是证据很充分。您打算怎么跟您太太说呢?”

    哈比希博士没有给海梅斯大夫打电话……他们在去哈比希家的路上先去了医生的诊所,候诊室里还等着三位病人,医生听说此事后立即停诊,请病人们回家。“很对不起,我现在得出急诊,请你们明天早上再来,抱歉。”然后他拥抱了哈比希。

    “真不可想象,我的上帝,怎么跟盖尔达说呢?”医生用求援的目光看着沃特克和赖伯,“她是一位很脆弱的女性,听了会得心肌梗塞的。”

    沃特克说:“大夫,正因为这样,我们请您一块儿去。”

    “这种打击会致人死命的,我作为医生也无能为力。”

    “不是有镇静剂和稳定血液循环的药吗?”

    “您是一位久经考验的刑警,您不信也得信:在这种情况下,母亲的心和一般人的心反应不一样。”

    沃特克不吭声了。他想,这倒是新鲜事,医生居然也读通俗小说,那里面讲到母亲的心会出血……我见过多少闻讯而倒的母亲,但一阵虚脱以后,她们便怨天尤人,比男人更厉害。

    哈比希插嘴说:“让我来告诉她,海梅斯大夫在场,刑警先生们,请你们先不要露面,我叫你们进来你们再进来。”

    沃特克谨慎地说:“恐怕免不了要跟您太太交谈几句。”

    海梅斯大夫对沃特克这句话有点不高兴。他说:“这要由我做医生的来决定,究竟有没有可能和必要,我担心得马上把她送医院,她没有能力接受讯问。”

    “别想得太严重了。”沃特克催他们快出发,他不喜欢长时间讨论理论问题,讨论来讨论去,重要问题也会变得不重要了,“可以出发了吗?”

    哈比希点点头。海梅斯的汽车跟在后面,直到开近哈比希家的门口,他才超到前面去,首先停下来。恰好这时候盖尔达站在起居室的窗口向外张望,她看见头一辆汽车是海梅斯大夫的,第二辆车没有约好就来了,有点奇怪。

    盖尔达走到门厅,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然后开门。这时她才看到她的先生从第二辆车里下来,她的心开始猛跳。胡伯特没有开自己的车回家?出车祸了?为什么海梅斯大夫也来了?胡伯特受伤了吗?上帝啊!他还能走路,真是运气,可坐在另外一辆车里的两位先生是谁呢?

    哈比希用最后的一点力气打起精神,看了一眼海梅斯大夫,朝盖尔达走去。

    “胡伯特!出什么事了?你的汽车怎么啦?你受伤了?”她紧紧握住胡伯特伸过来的双手,“你看你成什么样了?你在哭,胡伯特,你哭了……你倒是说啊,出什么事了?”

    海梅斯大夫把她轻轻拉过来,一只手搂住她的肩膀。

    他像父亲安慰孩子似地说:“哈比希太太,我们先进屋去吧。您先生没事……这就跟您解释。”

    她跟着进了屋。等大门关上以后,她问:“还有两位先生是谁?”

    “等会儿再说,到起居室坐下,盖尔达。”哈比希搀着她的手,尽量克制自己才没有哭出声来,他把太太扶到一张皮沙发上坐下。

    盖尔达和往常一样顺从地坐下了,两眼不自然地睁大,说:“你没受伤……”

    “没受伤,盖尔达。”

    “你……你没遇到车祸……”

    “没有。”

    “那……是罗伯特出事了?”她的声音轻得几乎像耳语。

    “我们……我们现在要坚强,盖尔达。”这是一句笨拙的话,但哈比希实在想不出别的话来,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只有说实话了……

    “罗伯特怎么啦?出车祸了?”

    “这么说吧。”哈比希捏住盖尔达的手说:“罗伯特……”

    “死了!”盖尔达补全了这句话。

    “是的。”

    她看着哈比希,好像她这一生中头一次被丈夫打了一下,打中了她的心脏,打得粉碎,把她彻底地毁了。她没有喊,没有哭……而是深深叹了一口气,头便垂到胸口,人从沙发跌到地毯上,再也不动了。

    哈比希大叫:“大夫!快来!”他跪在盖尔达身旁,把脸贴在她胸口上,吻她,呼喊她的名字。看见海梅斯大夫奔进来,他结结巴巴地说:

    “她要死了……呼吸停止了……盖尔达……盖尔达……你听见了吗?我们现在可不能分开,你不能走……盖尔达,听见了吗?”

    他摇晃她。海梅斯大夫把哈比希拉开,把盖尔达平放在地毯上,解开她的衬衫,用听诊器听她的心音。

    哈比希又想插手,海梅斯喊道:“不许碰她!她还有最后一口气,给你这么一晃就完了,快叫急救车和急救医生!要控制病情……”

    哈比希跌跌冲冲奔向电话机,赶紧拨急救号码。

    海梅斯打开药箱,取出针管,给盖尔达打了一针促进血液循环的药。门外的沃特克和赖伯还在等着。

    赖伯说:“她真是位美人!奇怪得很,最平庸的男人往往娶最漂亮的老婆。”

    沃特克说:“不过你是个例外。”

    “什么话?艾丽可是绝色美人……”

    “所以她才跟你离了婚,我就不明白,这么多年她怎么跟着你熬过来的。”

    “你真不够朋友。”赖伯看了看表说,“这会儿他们该告诉她了吧,我们都等了一刻钟了。”

    这时,一阵鸣笛声由远而近,一辆红十字会的急救车开到门前急刹车停下,两名卫生员和一名医生从车上跳下来,海梅斯大夫在门口迎接。

    沃特克激动地说:“我就料到她会受不了,快进去!”

    他们两人想跟救护人员一块儿进去,但是被哈比希博士挡住了。

    他大声叫道:“你们别进去!我太太失去知觉了,我跟你们说过,她受不了!她这一死,黑手党可是一下夺走了两条人命……而你们警察毫无办法……”

    沃特克转过身子推了赖伯一把,说:“我受气受够了,今天到此结束。”接着对哈比希说,“我们以后再找您。”

    两人在门口等到哈比希太太被急救车运走,就上车回办公室了。

    赖伯如释重负地说:“过去了,我实在适应不了,总觉得心里堵得慌。”

    “这时候得来一杯啤酒,一份猪肘子配土豆丸子,”沃特克舔舔嘴唇说,“彼得,我可是饿了。”

    “这会儿你怎么能想起吃饭!”

    “丸子能刺激神经节。”

    “你的胸腔里不是长着一颗心,而是有两斤熏肉!”

    “说得好!我要是每逢这种事都哭一场,那我早完蛋了!去饭馆吧,找张桌子坐下,没人再来打搅我们。”

    盖尔达被立即送进急救室,接上输液管、监视仪和心律增强器。主任医师行动迅速、稳妥,让人放心。

    当医生离开盖尔达的病床时,哈比希问他:“我太太情况怎么样?”

    “我们会采取一切医疗上可能的办法。”哈比希知道,这是一种回避性的回答。

    “这样做行吗?”

    “您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各人反应不同,心脏也不一样。每个器官都是一件大自然的杰作。往往我们接到一位病人时只能说:唯有上帝能救他。”

    “那您说我太太怎么样?”

    “非有上帝帮助不可。”医生和哈比希一同走出急救室时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引起的?”

    “今天上午我们失去了儿子罗伯特。”

    “是车祸吧!我向你们表示……”

    “他是被人杀死的。”

    “天哪!”医生呆住了,“被人杀死了,真可怕。”

    “黑手党杀的,枪击后颈!”哈比希把身体靠到墙上说,“哪位母亲受得了?”

    这个问题也只有上帝才能回答。

    在餐馆里,沃特克把调查结果写在一块餐巾纸上,情况很清楚,但不知道背景,就像造起了一座房子,却还缺许多根梁柱。

    沃特克说:“有一点可以肯定,罗伯特和克丽丝塔很要好,所以去沃尔特湖边野营。据法医报告两人有过性行为。那天夜里罗伯特给克丽丝塔吃了摇头丸,给得太多,以致她承受不了。她死在他怀里,他把她放在灌木树底下,自己溜了。罗伯特是熟悉摇头丸的,吃药丸已经是他的生活习惯。这就是说,处长大人的乖孩子三个星期以来过着一种双重生活。很明显,他离开了父母的家,不知住在哪儿的帐篷里,过着他所谓的自由的日子。但这还不是全部事实。在他的‘新生活’后面,不仅仅是对自由的追求,而且有一种更强的推动力,他肯定是陷入了某些人的圈子。当克丽丝塔的死擦亮了他的眼睛时,由于他知道的内情太多,这些人马上就把他消灭掉了。”

    赖伯说:“是贩卖毒品的黑手党团伙。”

    “毫无疑问。现在是你的任务了。”

    “就慕尼黑来说,据我们了解,摇头丸的组织并不掌握在我们所知的有组织犯罪团伙手中。迄今为止的凶杀显然是为了争夺地盘,被杀的都是波兰人,被人用亚沙人的方式——钢丝绳勒死的。可罗伯特是被人枪杀的。”

    “看来我们得改变观念,越南人在柏林杀人总是枪击后颈。用钢丝绳勒至今还只是在慕尼黑有,但擅长用这种方式的人是不会用枪的。我们知道,每个凶手都有自己的模式:用手掐人的不会开枪,用刀刺人的不会下毒,放炸弹的不会把人吊死。在罗伯特一案中,作案者可能是个按旧的黑手党方式杀人的局外人。”

    赖伯摇头说:“这说明同慕尼黑的摇头丸圈子没有关系。”这像是一种拼图游戏,好多小块可以凑在一起,但还形不成一幅图画。“我们还是向公众提问吧:哪儿见到过罗伯特的汽车,特别是天黑以后?谁在迪斯科舞厅或有关舞厅里见到过罗伯特?谁星期天在沃尔特湖边见到过那辆小雪铁龙,发现了什么异常情况?总会有目击者吧,那孩子又没有躲起来。”

    沃特克说:“我们又得指望巧合了。细心的老百姓得到的表扬太少,没有他们的支持,那破案率不知会低到什么程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海因茨·G·孔萨利克作品 (http://kongsalike.zuopinj.com) 免费阅读